“禪”的夏令營什么樣?

清晨四點半,有著將近兩千年歷史的柏林禪寺,響起了清脆的打板聲,提醒寺院里的每一個人,起床時間到了。


     早課和念誦


在上早課的路上,天還黑著。摸著黑,我開始了為期七天的生活禪夏令營,體驗出家人的禪修生活。


五點上早課,在普賢閣里每個營員都穿著統一的營衫營褲,在出家師父的帶領下,開始了將近一個小時的念誦,正式拉開了這次生活禪夏令營的序幕。早課念的是《普賢菩薩行愿品》,主要的意思是佛教四大菩薩之一的普賢菩薩立志要為眾生的幸福而努力。在這個美好、遠大的愿望中,我們開始了和出家人一樣生活的第一天。


念誦,其實更確切地說是念唱了將近一個小時,我口干舌燥,饑腸轆轆。排隊進入飯堂里坐下以后,看到面前碗里的粥,簡直就像看到了親人。生活在物質豐富的都市里時間太長了,幾乎已經忘卻了那種簡單的欲望得到滿足以后的快感了。我重新拾回了一個遺忘已久的,幾乎可以說是屬于童年的感受:“原來人的快樂是可以如此簡單地得到滿足的呀!”


     吃飯的禪學


這種久違的興奮很快就被齋堂里近乎神圣的氣氛淹沒了。原來,寺廟里面吃飯也有著一整套嚴格的規范、禮儀與制度,遠不是我們生活在俗世中的人們可以想像的,更不用說輕易做到了。在寺廟里,吃飯叫做“過堂”,在開吃前與結束后,都要念誦感恩與回向的經文,一進入齋堂,任何人除了念誦這些經文之外,就完全不能開口說話了。整個吃飯過程中,必須坐得非常端正,嚴格禁止諸如翹二郎腿、把胳臂放到飯桌上等等不符合規范的動作。在大家吃飯的時候,有一位出家師父專門負責“巡堂”,只要被他看到任何人有任何不符合禮儀的動作出現,他就會輕步地走到你的面前,威嚴地提醒你。


為了不浪費哪怕是一粒糧食,寺廟里發展出了一套非常完善嚴格的制度。首先是“巡菜”制度,就是當你剛坐下來時,在你面前的飯菜是非常小量的,然后有專人端著飯菜在每一個人面前走過,這樣,每個人可以根據自己的飯量,決定要多少飯菜,杜絕了浪費現象。由于不能開口說話,要什么飯菜、要多少飯菜、干稀程度等等,都有專門的手勢表達。在整個吃飯的過程中,坐了幾百人的齋堂里完全是鴉雀無聲的,每個人都專心致志地吃飯,真正體驗禪宗“吃飯、睡覺”專注于當下的精神。


“巡菜”的最后一道程序,是“巡菜人”提著暖壺在每個人面前走過,原來,這是讓每個人可以用開水涮一下裝粥與菜的碗,然后喝掉,以確保不浪費哪怕是一點點的菜湯或粥底。這在佛教里面叫作“惜?!保悍鸾陶J為,每個眾生能夠享受到的福報在輪回的每一世都是有定量的,因此我們要珍惜自己有限的福報,不能隨便浪費與糟蹋,乃至要盡量多做好事(比如布施等等)以便來增加這有限的福報。在我們身處的這個物欲橫流的消費時代,這是多么難能可貴的“環保思想”??!


一次早餐后,柏林禪寺的方丈明海大和尚就吃飯對大家進行了專門的開示,“以吃飯為例來說,我們吃飯時,要專心地吃,專注地吃,還要用感恩的心來吃。依我個人感受,用感恩的心吃飯可以減少我們對食物好壞的挑剔。另外,還要把食物吃完,不要剩。要從點點滴滴中養成好習慣。人們慣常說,好運氣。其實,好運氣不如好習慣。好運氣是短暫的,但一旦養成好習慣,卻是長久的,一生的。好習慣不僅可以影響我們自己,改變我們的一生,甚至可以影響周圍其他的人,從而帶動更多的人養成好習慣?!?/span>


明海大和尚還開示說,吃飯的時候,人心最不容易全神貫注,最容易散亂,現代人甚至已經發展到了為了應酬、說話而吃飯的地步,而得了各種腸胃病。因此,現代人更應該練習如何專注的而不是漫不經心的吃飯,這其實是非常重要的禪修……


     睡眠是修行


平時困擾我的一個大問題,相信也是困擾很多現代都市人的大問題之一,就是睡眠。想睡的時候睡不著,不該睡的時候拼命犯困。在柏林禪寺的短短一周里,這個毛病居然一次也沒有犯過。由于每天四點半必須起床,一天的活動又安排得非常滿,我和同寮的人幾乎都是一熄燈,頭一挨著枕頭就睡著了。在寺廟外面過世俗生活的時候,每天睡覺前都要想想沒有完成的工作、未來、過去、人際關系等等,而在柏林禪寺,這些一概放下。


其實吃飯睡覺本來就是修行,這在祖師的公案里提到很多。有人問祖師說:您開悟了,還修行嗎?祖師說:修行!提問的人接著問:那怎么修行???祖師說:吃飯,睡覺!提問的人問:人人都在吃飯睡覺,您吃飯睡覺怎么就成了修行???祖師說:我吃飯就吃飯,睡覺就睡覺。他吃飯的時候不好好吃,百般挑剔;睡覺的時候不好好睡覺,千般思索??梢?,吃飯睡覺的確是一堂不容易的功課。


在柏林禪寺嘗到了甜頭的我,現在每天都努力地在日常的吃飯睡覺中進行禪修。


禪無處不在。一顆覺照的心,能夠在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與禪相契合。以禪悅為食,生活會因為禪而充滿歡喜。


這份禪悅,就在我們的舌尖上與枕頭邊。


少妇极品熟妇人妻无码|少妇乱子伦精品无码专区|少妇人妻偷人精品视频1出轨|少妇人妻在线无码天堂视频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