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六祖那兒去(下)
2015-11-20 17:39:39

 ——《壇經》與“生活禪”學習隨想

三、生活與“生活禪”

㈠生活就是煩惱,有煩惱就該修行

慧公老和尚說:“我經過將近七十年學佛修行的體會,覺得我們人生除了生活以外,好像沒有第二件事。那么什么是生活呢?我們處在迷惑的狀態下,生活就是煩惱,有生活就有煩惱,有煩惱就該修行。煩惱體現在哪些地方呢?就體現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穿衣、吃飯、人來客往、工作上班,乃至起心動念都是生活的表現。因為我們還處在迷失的階段,所以我們的心境、我們的生活也是一種染污的生活,染污的生活就是煩惱、就是生死。既然煩惱在生活中,生活就有煩惱,我們怎么樣來轉化煩惱呢?就在生活中修行,在生活中來轉化煩惱,這就是生活禪法門。也可以說生活就是煩惱,禪就是菩提,在生活中轉煩惱為菩提,這就是生活禪。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希望自己生活得幸福,有煩惱即是不幸福的,預防煩惱、化解煩惱乃至不生煩惱就成為人們實現幸福的必然途徑,化煩惱為菩提也就成為佛教的功能與手段。

“我們處在迷惑的狀態下,生活就是煩惱,有生活就有煩惱?!彼?,人生的覺悟必須在自我的生活中!人生的修行也必須在自我的生活中!也就是在生活中,預防、化解乃至在覺照下不生煩惱。

“生活禪”,是慧公老和尚結合當代的社會環境、人文環境、人生實際、佛教發展狀況,所提出的人生佛法修行理念。

六祖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span>

所謂“生活禪”,即是在生活中、生活的當下,修學禪法,體悟禪法,實現智慧的生活。

什么是智慧的生活?智慧的生活就是遠離煩惱的生活。生命本無煩惱,生命本自清凈無憂,因妄想、執著而有各種顛倒見生,所以煩惱不斷。煩惱生則智慧隱,如云遮日。

 

㈡覺悟人生,即是在人生中覺悟

⑴煩惱在生活中,就當在生活中歷緣對境修行

覺悟人生,簡單的說就是自度?!按松聿幌蚪裆? 更待何生度此身?”

無始以來這些貪嗔癡的業力習氣種子,藏于藏識之中,遇緣顯現。所以才有各自喜好的不同,也就構成了各自個體生命的差別。人生不覺悟時,純粹在這種內在業力的推動下,顛三倒四,根本無法擺脫任何煩惱。

唯有依照佛法修行,才能實現覺悟,走向解脫。純粹以個人解脫為目的修行,即是佛法中的解脫道。了知一切現象的無常(包括個體的生命),了知一切現象的緣生緣滅,終歸無常壞滅,斷除我見、我執,證得無???、緣起性空之二乘空慧,入有余涅槃,舍報時入無余涅槃,實現自我的解脫。但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非為自身求安樂,但愿眾生早脫苦,是有這樣的菩提心愿的。有菩提心愿,首先要實現自我的人生覺悟,自不覺者何以幫助他人實現覺悟呢?所以,面對世間的各種誘惑,必須培養自己的出離心,但出離不是離開,而是于心不染,于心不被世俗所纏。

佛法修學,有二個基本的立足點:一是立足于內觀,于自我心性中安住諦觀。二是立足于改變自我,克除自我的習氣,直面自我的不足。前者是不離理體,后者是不離事修。離自我心性者,是心外求法,數他人寶;離自我實修,眼睛盯著他人他事,必落于煩惱,于己無益,盡皆落空。

⑵“生活禪”的核心在禪

“生活禪”的核心自然在禪,以禪的智慧指導生活才能叫生活禪,若只有生活而沒有禪,那只能叫世俗生活。

禪的本質是般若智,禪的精神是當下承當、當下直了,直承真如本心的清凈、平等、無分別。佛說:“直心是菩薩凈土”。所以,禪必然在生活中,在生活中歷緣對境,不起煩惱。

生活是豐富多彩的,生活的感受也是各不相同的。即使是同一個人,面對同一件事,不同的時間點、不同的環境也會有不同的感受。比如,我們在饑餓難耐時,有人給你一塊燒餅,你會有一種難得的溫暖,充滿感恩;如果在你酒足飯飽之后,還是給你一塊燒餅,你可能不屑一顧。這種感受,在十二因緣中稱為“受”?!笆堋庇锌嗍?、樂受、不苦不樂受?!笆堋睘橥饨缬绊懹谏?、情緒、思想等,所產生的痛癢、苦樂、憂喜、好惡等感受,由此有利(順)、不利(違)、無利害關系(俱非)等境界,產生相應之苦、樂等主觀感受,而引起遠離違境、追求順境等一連串愛欲活動。面對紛繁的世界,我們凡夫眾生的心,一定是貪“樂受”而厭“苦受”,心念被拴在能給自己帶來“樂受”的事物上。

佛說:“有攀緣識住故,入于名色;入名色故,有未來世生、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純大苦聚集?!保ā峨s阿含經》)

攀緣識是什么?也就是大乘經典中所說的第七識,又叫末那識。而末那識并非一個什么固定的東西叫末那識,而是眾生無始以來的習氣種子,“攀緣”也是習氣中的特點之一。這些習氣的種子,聚集在一起,而藏于藏識之中,這就是“大苦聚集”。藏識即是第八識,阿賴耶識。

煩惱在生活中。不覺悟的生活就是煩惱的生活,煩惱的生活自然不是我們生活的目的,而化解煩惱需要智慧,這種智慧就是般若,就是禪,這也是慧公老和尚提出“生活禪”理念的邏輯所在。

生活的幸福不是看我們得到了些什么,而是具有一顆時時安住的心。心念安不住,就沒有真正幸??裳?。安住的人不一定是覺悟的人,但真正覺悟的人一定是安住的。

安住一定是要心力的,這就是定,現代人是被手機、互聯網牽著走,心念無法安住。自心安不住,哪里有覺悟可言呢?

 

㈢奉獻人生,即是在人生中行愿

奉獻人生即是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即是菩薩的行愿。眾生在哪里,菩薩的行愿就在哪里。

與二乘解脫道不同的是,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證,于“理”而言,乃是以證得真如實相為見道,以成就無上佛道為目的;于“事”而言,乃是在眾生中行道。心念安住于真如本心,在眾生中作一切自覺覺他、自利利他之行。而不是僅以個人解脫為目的的。

《維摩詰經》云:“如菩薩者,不盡有為,不住無為?!?nbsp;菩薩行于眾生之中,一切具體所行,自然是有始有終,有生有滅,豈能離開有為法?離開有為如何作為?所謂無為,即指不依因緣和合而成的,不生不滅、無來無去、非彼非此的絕對,也是涅槃的異名。大乘佛教,以無為法為諸法之本體,與“法性”、“真如”等為同一含義。

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始終圍繞著自度度他的核心內容。也就是說:發心修學佛菩提道,就是在眾生中修行?!毒S摩詰經》云:“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眾生病滅則我病滅。所以者何?菩薩為眾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則有病,若眾生得離病者,則菩薩無復病?!逼兴_為救度眾生必須出沒于眾生之中,顯現生、老、病、死之相。眾生因煩惱病,而菩薩只是示疾。眾生之病,由煩惱造作之業力而現果報。菩薩之病,因治眾生之病而“病”,非“病”也,只是一種方法、手段而已。如果眾生得離病苦,那么菩薩就不會再有病了。

本著這個理念,發心修學佛菩提道一定是在有眾生的地方,有眾生苦難的地方修行,而不是慕道山林,在什么渺無人煙的地方修行,那樣的話,說穿了是二乘人的種性在起作用。

佛法是指導眾生走向覺悟、實現解脫的,有眾生的煩惱,就有佛法存在的意義,能為大家解脫煩惱,就是佛法存在的價值。與時代相適應,契理契機解決眾生的煩惱,這是佛法的使命所在,也是“生活禪”應運而生的道理所在。如何使“生活禪”走得更遠、更有實效、更為大眾所樂聞、樂受,這是需要更多人思考和實踐的問題!

 

四、“生活禪”的時代意義

諸法因緣而生,因緣而滅?;酃虾蜕谐珜А吧疃U”,正是應社會發展、佛教自身發展,以及當今眾生心理、文化、精神、物質訴求,順應這個時代而提出的當代禪修理念。藉 “生活禪”以紹隆祖師禪法,帶動和引領更多的行人有學、有修、有實證,振興整個漢傳佛教。

 

㈠“生活禪”的出現有著時代的必然性

慧公老和尚說:“宋以后,不少參禪之士由于不明教理,不懂得禪宗的真精神,終日坐在禪堂里,默然觀照,或者抱著個話頭,極盡思維之能事,以為這個便是真實的做功夫。像這樣的參禪,能得受用的人畢竟是少數,絕大多數人恐怕都難以逃出“枯木眾”之數。需要不斷地有人悟道證道是禪宗生生不息、源遠流長的最內在的前提和保證。禪宗最重視師資印證和法脈的承傳,原因也在于此。一旦修行證果的人少了,禪宗的衰落便是必然之勢。宋以后,禪門里雖然不乏龍象之材,但是比起盛唐時的群星燦耀,不可同日而語。

當今佛教,尤其是漢傳佛教,在看似繁榮和興盛的外表下,其實隱藏著深刻的、致命的危機。

佛法修學不同于世間法的理論與學術,既便是關于佛教的諸多理論研究,雖有其重要意義,但卻不一定可以用來指導修行,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實證,把佛教經論中的理論、方法同人生的實踐相結合,獲得人生的覺悟與自在的受用。

由宋而至今日,又經歷了一千余年,特別是經歷了文革的浩劫,佛教已經支離破碎,改革開放后,隨著國力的不斷提升,各種硬件設施的快速恢復以及信教人數的大幅攀升,佛教自身的不足愈發突顯。既缺乏引導實證的理論,又缺乏踏實的實證精神。前者是理論問題,后者是實踐問題。

引導實證的理論從哪里來?毫無疑問從經典中來。但怎樣正確的契入經典,也就是怎樣真正讀懂經典,卻是當下修行人的瓶頸所在。一者是存在著否認大乘經典、不讀大乘經典的思潮?;蛘J為“大乘非佛說”,或以某種具體的方法取代經典的學習,認為那樣才是精進、才是專一;二者是依文解義,將經論的文字表義加以解釋而已。

以學術研究為目的的經論研究,雖有諸多的積極意義,但其中最為缺乏的乃是自身的修證,這些研究理論,無非是意識思維層面的,考據、推測、想象、思辨的結果,是世間法的產物,是不能用來指導佛法修證的。依文解義者常依文字相而使人心往外求,心外求法是背離佛法正義的,既不能改變自我,又容易貪著魔事。

禪宗所言的“不立文字”絕不是不要文字,而是不能執著于語言文字之相。禪宗所“立”者,乃是實相之道,悟證而可明見,若在文字上打主意,恰似猴子水中撈月一般。

佛法的修證,是自身生命的實踐,是心靈的契合。所以,回歸到佛教原旨,建立在真實信心基礎上的修學實踐,就顯得必須而緊迫。

但是,當今社會環境下,又非常缺乏具體的實證精神。一方面,求道的熱情很高。但由于缺乏正確的、可行的理論引導,很多人長時間的處在摸索或盲修瞎煉之中。不僅不會有覺悟與解脫的受用,同時還會與似是而非的各種邪魔外道結緣,求道不成而落之魔臼。一方面,又很少有人繼承傳統,沉下心來,深入經藏,做些真實的修證功夫。這樣一來,各種學說鋪天蓋地,但這其中有多少是由佛教的原旨而來,不失佛法的真精神的呢?有多少是自己真修實證而來的呢?有多少是可以真正引導他人走向覺悟、實現解脫的呢?這很難說。更多的只是落在意識心的思維想象和推測上,落在宗教情緒上,有些甚至落在民間宗教的鬼神信仰上。

慧公老和尚是洞察出這些問題的,是感受到這種緊迫性的,是在有感于漢傳佛教的生存危機及現實可能的情況下,提出“生活禪”理念的。所以“生活禪”的出現是時代的呼喚,有著時代的緊迫性、必然性。

慧公說:“生活禪跟這樣一個時代,所謂信仰缺位、道德滑坡、亂相叢生這樣的社會現實,我們佛弟子應該盡什么責任?我們國家有這么多的問題,有這么多的事,我們怎么樣幫助國家治理得更好,使人心更加清凈,使社會更加祥和,使國家更加安定,我覺得我們作為佛弟子有責任,把我們最好的東西弘揚出來,最切合實際的東西弘揚出來,最貼近生活的東西弘揚出來,使我們大家都能沐浴在佛陀慈悲智慧的光明之下,能夠凈化我們的生活,提升我們的生活,美化我們的生活,使我們生活在一片祥和之中。提出生活禪,無非是如此。

 

㈡“生活禪”是對中國禪宗的傳承和發展

“生活禪”理念的確立,并不是突發奇想,也并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對中國禪宗的傳承和發展。

⑴傳承性

①慧公說:“我之所以選擇禪宗作為終身修持弘揚的法門,主要有兩個方面的考慮:一方面是基于對禪宗的歷史地位之認識。禪宗是印度佛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相結合的產物,是真正的中國化的佛教。在漢傳佛教中,禪宗獨稱“佛心宗”,被視為佛教的“正法眼藏”,在整個大乘佛法中,其核心地位由此可以略見一斑。另外,中國漢傳佛教在唐朝的時候雖有八大宗派之盛,但是會昌法難以后,唯禪宗一枝獨秀,到了宋以后,禪宗已經成了中國漢傳佛教的主流,以至禪宗的興衰直接決定著整個漢傳佛教的興衰。從上述諸多方面來考量,可以這樣講,要振興漢傳佛教,想撇開禪宗而另立爐灶,幾乎是不現實的。

禪,被視為佛教的“正法眼藏”,這不是自冠自封的頭銜,而是由它直指佛心、直言究竟的本質內涵所決定的,且是當下可以證悟的。這種所證所悟依之于大乘經典同時也接受著大乘經典的勘驗,于理相合,于事圓融。不拘陳規,活潑靈動,平常樸實,唯自一心。當下承當,自在而為。如此即是振興漢傳佛教最好的抓手,以振興禪宗而帶動其他諸宗的發展與振興。

這種傳承是基于佛法修證的真精髓、真精神,永遠是正法的靈魂與核心所在。離開了這一點再建構怎樣的理論系統,也只是學術而不是如實見地,是不能引領他人修證佛法的。沒有修證何來真實受用?禪正是在修證基礎上的當下之用,不是宗派的理論知見。

禪不是宗派知見,而是心宗,直指佛心。佛法修學的一切法門,皆不離此心,離此心法即是心外求法,與佛道背道而馳。由此一心而化八萬四千法門,所以曰宗。有人對祖師的語錄有看法,這完全可以理解,這本身就是六祖以降的不足之處。但有《壇經》在,有宗有教,這就是禪宗立于中國1300多年不倒的核心靈魂所在。

②“生活禪”就禪宗的法脈傳承而言,是清晰的、明確的?;酃f:“我是 1951 年在廣東云門寺依止虛云老和尚受戒的。從那個時候起,我開始接受禪宗的教法并依之修行,并繼承了虛云老和尚的法脈。

我跟禪宗有著甚深的法緣。因為這個因緣,我便義不容辭地選擇了禪宗,把它當作我畢生弘揚的最重要的法門,同時并把它視作振興中國漢傳佛教的關鍵所在。

禪宗的傳承是清晰有序的,這既是法脈人脈的衣缽延續,更主要的仍然是法義修證內涵的傳承?!吧疃U”即是在禪的內核下,在禪宗的衣缽下,掀起更廣泛的禪法修學熱潮,以期迎來佛法修學的又一繁榮時代。

⑵創新性

佛法是緊隨時代的,因為不同時期的人們,所面臨的社會現實環境是不同的,引發人們生存矛盾、關注焦點也是不同的,而佛法是以預防和化解眾生生活中的煩惱實現人生覺悟為目的的。所以,佛法教化的形式、手段必須是緊隨時代的,必須是適應眾生的。

慧公說:“應該說,生活禪的真正的祖師爺是四祖大師,他把禪融入到耕田種地當中,把耕田種地也當作是修行的一大法門,他提出,坐作并重。一方面是坐禪,一方面是作務,這個高明得很,不但解決了僧人的吃飯問題,更重要的是跟中國文化融為一體。禪宗為什么能夠發展,就是徹底地把佛教的精神,融入到中國文化、中國民情、中國國情當中,她能夠鋪天蓋地地席卷整個中國佛教,絕對不是偶然的。這都是有大智慧的人才能做這種不平凡的事業出來。

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克除傳統中的弊端,建立適應時代、適應眾生的禪修新理念,這即是“生活禪”的創新性所在。正如慧公所指出的那樣:“不明教理,不懂得禪宗的真精神?!比绱?,不少人或以定為禪、或以神通為禪、以意識知見為禪等等,這些錯誤的知見固然不是由傳統本身帶來的,而是由于缺乏對佛法教理教義的真會通,缺乏真實的修證,知見模糊,久而久之,一些似是而非的東西便成為社會的廣泛“共識”,也便成了修學者的大障礙。所以,現在佛教中最大的問題,乃是不通教義。連佛陀說什么都不知道,還能依法修行嗎?還能直指佛心嗎?

以佛法教義指導人生修行,參究人生現象、各種社會現實矛盾,以佛法智慧指導生活,這才是“生活禪”的目的。所以,“生活禪”的建立,首當其沖的就是要明了禪法教義?;酃f:“我們應當首先恢復或者說回到禪宗的原旨精神上面來。我曾經提出過“要回到六祖那兒去”,其出發點就在于此。”本文以慧公“回到六祖那兒去”為題,其意正在這里。

 

㈢“生活禪”具有廣泛的融合性

慧公說:“在生活中,培養專注、清明、綿密的覺受,以信仰、因果、良心、道德為內容,不斷優化自身素質,從而落實覺悟人生的宗旨。在生活中,培養以感恩、包容、分享、結緣為內涵的理念,不斷和諧自他關系,從而落實奉獻人生的要求。覺悟人生,所要做到的是要優化自身素質;奉獻人生,所要做到的是和諧自他關系。我們人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究竟能夠做些什么事?我們要永遠地、無窮無盡地做這兩件事,不斷優化自身素質,覺悟人生;不斷和諧自他關系,奉獻人生。永遠只能夠主動地做這兩件事,其他的事可能都只有被動去做,唯有這兩件事你可以主動去做。如果我們把優化自身素質、和諧自他關系和解脫道與菩薩道,進行一個連接的話,那就是以解脫道為目標來優化自身素質,以菩薩道為目標來和諧自他關系。以此兩道的完美結合,落實“覺悟人生,奉獻人生”,“善用其心,善待一切”,“自覺覺他,自利利他”的生活禪宗旨。

從“生活禪”的宗旨我們不難看出,“生活禪”也就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大乘菩提的行愿。既然是大乘菩薩的行愿,他就一定是契理契機的。所謂契理,即契真如理體,契般若智慧,契禪宗正義;所謂契機,即契眾生的根機,契時代之機,契眾生的現實乃至煩惱之機。前者是理,后者是事。充分適應時代、適應眾生而立足當下,正是禪的精神,靈活靈動。這種靈活靈動的方式方法,唯有一個目的,就是化解眾生的煩惱,啟發覺智。所謂法無高下,契者妙。能藥到病除的藥就是好藥,禪正是應病與藥的良方、良藥。

但“生活禪”的創立也還只有二十多年的時間,仍然還在起步探索的實踐過程之中,雖然取得了一些成功的經驗,但距成熟與完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任重而道遠。但就其精神、理念以及已取得的經驗看,他的特點是很明顯的。

其一,“生活禪”雖然秉承著祖師的法脈,但對包括聲聞禪在內的各種禪法是包容的、絕不排斥的。只要是能夠引領眾生覺悟的,無論什么禪法都接納與包容。以圓融一乘的精神,容納萬千法門。

其二,“生活禪”的修學對象,具有廣泛的包容性。雖然以出家二眾為骨干帶動在家二眾,但并不拘泥于四眾弟子,而是開放的接納社會一切有興趣修學者。實踐證明,二十多年來,以“生活禪”為主題的夏令營活動,就感召了一批優秀的青年出家,成為今日教界的法門龍象。

其三,“生活禪”雖然以祖師禪的修證精神為要旨,但廣設方便接引之法,培養有興趣的禪修者,全方位多層次地導向深入,以期有更多的人能悟明心性。好比從一寶塔的塔尖,垂一線而至地,這核心的中線就是真實禪修的方法與理念,圍繞這一核心,建立于每一層面的各種方式、方法,接引各種類別的人群,都不會失去方向,背離宗旨。如何做到始終不離這個核心呢?只有藉教悟宗,以理導事,解行并重,理事圓融。否則,很難把握這個核心。

其四,“生活禪”秉持“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的理念,對“生活禪”修持的道場而言,即是廣大的生活舞臺,即是社會、人生的一切行中。因此,他既包括嚴肅的寺院生活,也包括紛繁的世俗生活。既有嚴肅的宗教信仰生活,也包容各種非宗教的文化生活。既有傳統的佛教共修形式,又有適應現代人特點和需求的新方式。使更多的人感受禪的內在精神,培養具有禪意的文化氣質,成為禪文化的廣泛受眾。

其五,“生活禪”雖然是典型的禪宗內核,但卻并不固守禪宗的門戶之見,在宗門法脈恪守嚴格的傳承制度外,“生活禪”對佛門中的一切宗派秉持著開放包容的態度。一切法門皆可以為我所用,不搞門戶壁壘,一切有利于佛法中興,尤其是漢傳佛教中興的宗派法門,“生活禪”的態度都是積極的。

其六,“生活禪”雖然廣具開放、包容之性,但卻必是嚴格依佛教法,嚴格持守戒律的,尤其是四眾弟子,必以持守戒律為其修持準則。絕不以破壞戒律、違反佛說教義、法義為代價迎合乃至獻媚世俗人心。始終以自利利他、自覺覺他的宗旨,在生活中行愿教化。

 

五、《壇經》與“生活禪”

《壇經》對于“生活禪”而言,始終具有指導意義?!秹洝分?300余年長盛不衰,無論是于傳統文化,還是佛法修行,都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首先,《壇經》是印度佛教與中華文化相結合的產物;是佛陀教法與中國僧人修持實踐相結合的產物。自達摩祖師將祖師禪法帶到中國來,一直傳到四祖,這一百五十年間,都是秘密傳授的,其間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乃至生命的代價?!?/span>因為達摩祖師來中國那個時候是以戒律為主的佛教氛圍,達摩祖師所提出的那些理念,當時都沒有人能夠接受他,不光是理論和修行方法,人們不能接受,連他住在廟里的這種可能性都沒有。”正是在這種碰撞之中,一代一代的探求、適應、融合,直到六祖才風靡天下,誕生了中國僧人創造的經典——《壇經》,引領禪宗一脈逐步形成繁榮鼎盛的局面,并一直影響后世,直到今天。所以,《壇經》對“生活禪”的指導與引領是全方位的,是直接的。

其次,《壇經》是中國禪宗大德修行實踐的產物。正如我們在前述中列舉的惠能、惠明求法得道的故事那樣,《壇經》是諸多禪宗大德們修行實踐的記錄。有明確的教理根據,有具體的日常事修、有真實的悟證體驗。所以,《壇經》對“生活禪”的行人而言,是最直接的實踐指南。關鍵是要讀懂、要真契入禪的精神,以理導事,理事圓融,行之于生活,才是名副其實的“生活禪”,倘若流之于清談,終究是要落空的。

第三,《壇經》是哺育出眾多大師的,并經得起歲月檢驗的智慧結晶。雖然稱為六祖壇經,記述的是六祖的言教,但卻是幾代禪宗祖師共同智慧的結晶。1300余年來,《壇經》所影響的絕不僅僅是宗門弟子,即使其他各宗各派,難得有人會說他沒受過《壇經》的影響。光是宗門之內,每一個時期都不乏大師誕出。在當今歷史條件下,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在“生活禪”的修行者中,也一定會誕生出屬于這個時代的禪門大師!

慧公說:“克實而言,生活禪的提出,并沒有在大乘佛教和祖師禪的精神之外添加了一些什么新的東西,只是將祖師禪的“將修行與生活打成一片”的特色更加突現出來而已。其本意只是想將祖師禪的修行理念作為一種全新的、積極健康的、引人向善向上的生活方式加以提倡。這是我們佛教生存發展的內在需求,更是社會大眾尋找精神家園、落實信仰回歸的迫切要求。我覺得,人間佛教精神的最終落實,從根本上來講,要在這方面作出努力,否則,任何有補于世的好理念,都會變成空頭支票。

佛法修行,無論何宗何派,他必須依于佛說經典,以佛說經義作為理論指導和方法論原則,禪宗也不例外?!吧疃U”作為禪法修行的時代理念,必須始終以佛法教義,尤其是了義經典為指導,這其中自然包括《壇經》。同時,“生活禪”作為適應時代的新理念在教學手法等諸方面,既是《壇經》的延續,又是其豐富和發展的新探索、新實踐、新表征。

“生活禪”的理論探討以及實踐狀況,又必須接受經典(包括《壇經》)的檢驗,這就是經典的勘驗功能,所修所學若經不起經典的檢驗,無疑是個問題所在,行人當直面剖析,絕不可以自欺欺人,更不可以誤己害人。

弘揚“生活禪”,推動“生活禪”,實踐“生活禪”,就是當代大乘佛子的菩薩愿行,念茲在茲,唯在一心,宗通說通,全在行中,即使只有一滴水,也能映照著太陽的光輝,倘若把這一滴水放在大海中去,則能時時與日月交相輝映。

慧公老和尚常說:“跟我來”,“回到六祖那兒去”!

(以此回向與感恩慧公老和尚,祈愿老和尚早日乘愿再來?。?/span>

 

20151031日于茅山草堂)



少妇极品熟妇人妻无码|少妇乱子伦精品无码专区|少妇人妻偷人精品视频1出轨|少妇人妻在线无码天堂视频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