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禪寺2017年新聞事件
柏林禪寺丁酉年傳授三壇大戒法會圓滿

本站訊:

戒山標幟,法海指南,人天共仰,龍象咸皈。2017年4月27日,河北柏林禪寺暨虛云禪林丁酉年傳授二部僧三壇大戒法會圓滿。

來自全國各地的新戒們歷時近一個月,至誠懺悔、懇切學戒,嚴格履行傳授沙彌戒、比丘戒、菩薩戒“三壇大戒”的儀軌,分別求得沙彌戒、比丘戒、菩薩戒清凈戒體。

“嚴凈毗尼,以戒為師”。4月4日至5日兩天內,新戒們紛紛前來報到,一一在客堂接受功課考核面試,開始了收攝身心、為求殊勝圓滿的上品戒體而勇猛精進的歷程。

DSC_8959.JPG

【報到考核】

戒堂設在萬佛樓內。4月6日上午八時,三百余位新戒身著海青步入莊嚴的戒堂。本寺方丈明海大和尚禮請祇園堂上上道下明律師為本次傳戒法會開堂大師父、碧山堂上上修下明律師和普隱堂上上云下度律師為陪堂二師父,另外禮請云門堂上上道下紀律師等其他十六位律師為引禮師父。

DSC_4953.JPG

【請引禮師】

2017年4月7日(農歷三月十一)恰逢凈慧長老示寂四周年。全體新戒同本寺常住法師及來自虛云禪林的法師等近千僧眾參加了“凈慧長老示寂四周年回向法會”。

數百名戒子列隊至問禪寮將長老靈骨舍利迎請至萬佛樓供奉。十時許,在聲聲佛號中,僧眾列班兩行長隊,將百味供品心心相傳,供奉至萬佛樓內凈慧長老蓮座前。

IMG_5437.JPG

【凈慧長老示寂四周年回向法會】

趙州塔下,戒子林立,趙州戒場清凈莊嚴。三十年前,長老初來趙州,看到趙州祖庭一派荒涼,不覺悲從中來,曾詩云:

一塔孤高老趙州,云孫來禮淚雙流。

斷碑殘碣埋荒草,禪河誰復問源頭!

如今,十方戒子云集趙州,虔誠求戒。承佛衣缽,續佛慧命,這是對長老法身慧命最好的紀念。

4月7日—4月15日期間,新戒們在諸引禮師的引領下分別進行了教穿海青、教誡行儀、教搭衣、教展具、過堂規矩、請戒開導、教發戒緣、審罪懺悔等一系列隆重而莊嚴的儀式,對叢林規矩和傳戒行儀進行了嚴格地學習訓練。

B79I2256一教穿海青.JPG

【教穿海青】

DSC_0811二過堂規矩.JPG

【過堂規矩】

DSC_0960三教搭衣.JPG

【教搭衣】

DSC_1272四教展具.JPG

【教展具】

DSC_4003五懺摩.JPG

DSC_4005八審罪懺悔.JPG

【懺摩】

4月10日,法會第七天,新戒正受沙彌戒,禮請海律師為和尚,戒律師為羯磨阿阇黎。

DSC_1864六授沙彌戒.JPG

IMG_6916六授沙彌戒.JPG

【受沙彌戒】

DSC_2675七薦度宗親.JPG

4月16日至18日,萬佛樓前鐘鼓齊鳴,法幢高懸,眾新戒整束身心,衣缽齊備,迎請上界下詮律師為得戒和尚,海律師為羯磨阿阇黎,戒律師為教授阿阇黎,懷律師、證律師、海律師、照律師、仁律師、憨律師、基律師為尊證阿阇黎。

三師七證登壇升座,為諸乞戒沙彌證盟受戒。

新戒們順序登壇,經過出眾問難、聽受羯磨法等儀軌后,如法如律得受清凈戒體。從此,佛門之中,又多了三百多位清凈比丘僧,從此解脫出塵的路上又多了三百多位人天師表。

DSC_3125比丘戒.JPG

DSC_3214九比丘戒.JPG

DSC_3354比丘戒.JPG

【正授比丘戒】

DSC_3860十乞食.JPG

【乞食】

“寂寂禪風千載后,庭前柏子待何人?”4月25日晚,璀璨星光之下,傳戒法會進入“般若之燈”環節,新戒們列隊前行,手持酥油燈,口稱釋迦牟尼佛圣號,從戒壇徐徐來到趙州塔下,古塔巍巍見證著如來家業添新輩。

_DSC7327十一傳燈.JPG

IMG_3650十一傳燈.JPG

【般若之燈】

4月27日上午,進入受菩薩戒階段,菩薩戒為修大乘菩薩道者所應受持的戒律,又稱大乘戒、佛性戒、一心戒、心地戒。菩薩戒之內容為三聚凈戒,即攝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等三項,亦即聚集了持律儀、修善法、度眾生等三大門之一切佛法,作為禁戒必須持守。受持菩薩戒乃大乘佛子修行成佛的必由之路。

經過開導戒法、請圣證盟、懺悔三業、發大誓愿、宣說戒相、受持錫杖等儀式,全體戒子如法得受菩薩戒,功德圓滿,法喜無量。

DSC_6987十二授菩薩戒 (2).JPG

DSC_6987十二授菩薩戒 (1).JPG

【正授菩薩戒】

4月27日下午,本次戒期最后一堂佛事:謝師出堂。眾新戒菩薩禮謝近一個月以來朝夕相處的引禮師父,感恩開堂大師父、陪堂二師父及眾引禮師父的諄諄教導和悉心照顧。至此,柏林禪寺丁酉年傳授三壇大戒法會圓滿結束。

DSC_7060十三謝引禮.JPG

【謝師出堂】

 


少妇极品熟妇人妻无码|少妇乱子伦精品无码专区|少妇人妻偷人精品视频1出轨|少妇人妻在线无码天堂视频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